1. <i id="lhsot"></i>

    2. <ins id="lhsot"><td id="lhsot"></td></ins>

      1. 社評:他們死在了歐洲,比他們從哪來更重要

        原標題:社評:他們死在了歐洲,比他們從哪來更重要

        英國媒體報道說,“死亡貨車”事件的39名遇難者中有25人來自越南中部貧困的義安省安城縣(Yen Thanh)。盡管警方還未證實這個消息,西方媒體已經出現大量對越南向歐洲非法移民的調查式報道,一如上周末指責中國時的樣子。

        確認死者的身份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有一點從一開始就很清楚:這些遇難者死在了從歐洲大陸前往英國的途中。在這個路途的兩端都有這次偷渡的組織和接應者,從英國警方最初逮捕的嫌犯都是英國人來看,一些歐洲國家的公民參與了人口販運網絡的編織。

        人口販運據信已經成為龐大且有利可圖的產業,歐洲成為這個產業的中心地區。當出了39人慘死的悲劇后,歐洲輿論至今沒有反思他們對這起慘劇的道義責任,而是將抨擊的矛頭在可能的非法移民輸出地之間移動。

        鑒于非法移民是世界性現象,經濟發展水平差距構成了這方面的天然推動力,指責發展中國家為什么會有人要離開前往發達國家,是毫無意義的。歐洲國家可以打擊人口販運網絡,可以遣返非法移民,但是不讓在它們的土地上反復發生偷渡者集體慘死,這的確是歐洲國家沒有任何理由加以推卸的責任。

        這是人權的最低限。非法移民也是人,歐洲國家要保證他們不在那里因為某種極端情形而集體死亡的權利。歐洲國家都很清楚它們在吸引非法移民,歐洲社會因此而受到的影響可謂利弊參半。非法移民帶來了諸多問題,但也提供了便宜的勞務,以一種特殊方式支持了歐洲的繁榮。

        然而歐洲從沒有真正關心過非法移民的基本人權,之前已經發生過非法移民的集體慘死,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國家采取的打擊及補救措施顯然不夠。如果歐洲國家拿出打擊恐怖主義的勁頭解決非法移民的人身安全問題,類似的悲劇不可能在歐洲的公路上反復上演。

        還是因為恐襲致死的大多是歐洲人,而“死亡貨車”慘劇的受害者都是非法移民,歐洲人產生的危機感和給予的同情心是不一樣的。

        西方媒體人在慘劇發生后報道越南鄉間的貧困狀況和形形色色的勞務輸出廣告,以西方人的敘事方式講述了他們的讀者喜歡聽的故事,把鍋全甩給了越南,回避了就事件責任的任何自我拷問。

        的確,我們看不到英國或者歐洲輿論場有針對這起慘劇的某種集體的自責或者不安,西方政治人物和媒體精英也沒有人做這樣的發聲和推動。西方媒體傳遞出這樣的一種認知:還是因為越南人太窮了,不惜以最冒險的方式前往歐洲,“死亡貨車”事件因此很難避免。

        這種態度是冰冷和危險的,也是嚴重有悖人道主義的。我們迄今看不到歐洲有決不允許再發生“死亡貨車”慘劇的堅定意志,歐洲輿論場上缺少悲痛和刻骨銘心的反思。歐洲的媒體像是在講“越南或者中國的事情”,而不是在講“歐洲的人道主義災難”。歐洲素以“重視人權”為驕傲,他們圍繞“死亡貨車”的表現實在令人失望。

        化解偷渡問題,需要從法律和發展兩個方向下力氣。法律方面的努力更多要由歐洲承擔起來,尤其是防止出現“死亡貨車”的驚悚案件,著力點只能在歐洲。發展是非法移民出發地的任務。事實上,越南這樣的國家這些年發展很快,但是讓人們完全失去向歐洲非法移民的動力,還需要更多時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