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hhnoa"><label id="hhnoa"><xmp id="hhnoa"></xmp></label></acronym>

      <tr id="hhnoa"></tr>

        <table id="hhnoa"></table>

          <acronym id="hhnoa"><strong id="hhnoa"><address id="hhnoa"></address></strong></acronym>
        1. 從校園霸凌走出的人,走向另一個地獄

          原標題:從校園霸凌走出的人,走向另一個地獄

          以為忍忍就好,

          長大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走出陰影

          在經受校園暴力之后,幾乎沒有人可以從心理陰影中走出來,不少人抱著這樣的想法:忍忍就好。

          受害者在精神上往往會感到痛苦不堪,尤其在人際關系固定化、比較單純的校園里,這種痛苦反而會被放大很多倍。

          隨著時間的過去,恐怖和不安的感覺也許會消失,但留下的那些心理傷痕即便在長大了之后都無法愈合,最后造成抑郁癥、失眠以及創傷后應急障礙,當事人在成年后的人際交往中失去自信心。

          有人說,被同齡人欺負和被圍住毆打的肉體痛苦,比不上之后心里的痛。

          日本媒體《周刊女性PRIME》曾報道一位名叫安藤紗彌的20歲女生的經歷,她平時最忌諱的事就是回顧自己的學生時代。在小學時,她從四年級開始受到了同班同學的霸凌和欺負。自那以后,她再也沒有踏進小學校門一步。

          從小學畢業后,上了初中的紗彌面對的是漸漸襲來的莫名恐慌和心理負擔,一開始定期去精神科看診,并根據醫生的指示服藥,最終被診斷為創傷性應激障礙,她說每天腦子里會閃回被同學毆打時的記憶,以及老師事后冷漠的眼光和面容。

          小學四年級那年1月一天放學后,在學校樓梯口,一同班女生在樓梯口故意和紗彌相撞,藏在旁邊的幾個男生一同將紗彌推擠到走廊角落,在一群人的圍攻之下,紗彌的頭部被同學打腫,衣服也被撕破。

          紗彌當時將這件事告訴了老師,但老師將這件事當做學生之間的矛盾事件,并未重視。老師因為不想給學校和自己添麻煩,并沒有對紗彌的遭遇表示任何同情,更沒有采取任何制止措施。在當時才10歲的紗彌眼中,教室就像一個黑洞,每次進教室感覺有無數雙眼睛緊盯著她。

          紗彌漸漸地開始請病假,“她是裝病吧”,她經常聽到同學在背后這樣說她。

          此后,被同學欺負的情況有增無減,被罵、被打、書包里的書和文具被故意扔到垃圾堆。紗彌說自己被當做整個班級里的病菌和害蟲一般對待。

          在日本,和學校進行“校園暴力相談”基本上不會引起重視。

          從小被教育要崇尚集體一致、團結一心的日本學生中,一旦某個學生被當做眾矢之的,其他學生幾乎會不問原因地開始疏遠他,而被欺負的學生在各種圍攻中,也會漸漸將這些不公的對待當做家常便飯一般,開始感到麻木地接受眼前的事情。

          “記得總有一個同學遇到自己就會罵過來,并將我的裙子撩起來,然后開始打我,我當時不敢反抗,全身一動不動跟麻木了一樣”,紗彌后來這樣回憶道。

          有一次,一伙同學在課間將她鎖到教室一側的露天陽臺上。因為上課鈴已經響了,她喊叫著讓同學打開門,但玻璃窗里的同學都遠遠地望著她。更讓人傷心的是,進來上課的任課教師只是瞟了一眼窗外的她,若無其事地對其他同學說了句“誰來給她開下門”,紗彌說當時自己絕望到想轉身從陽臺跳下樓。

          被母親發現她生活中的異樣已經是一年以后,母親以為女兒只是青春期的情緒波動,帶她去看醫生,在之后的六年級一年里,她都沒有再去過學校。

          紗彌說自己討厭認輸,在上初中時,選擇了和小學同一學區的初中,結果小學時被欺凌記憶和她形影不離,最終發展成精神障礙。每周只有1-3天上學的時間,剩下的時間里晚上睡不著,醫生開了安眠藥給她,后來,紗彌勉強上了函授制高中,好在最后順利畢業。

          平時她自己不敢上街,尤其是不能看到學生穿著校服走過,在中學時,她就有過這樣的反感情緒,去學校時不想穿校服,上學都低著頭,很長時間,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的學校。

          高中畢業后,她好不容易交到朋友,日常生活過的還算開心,但找工作時始終沒有自信,在學校被欺負時,她被人多次講過長得丑,整天抬不起頭,她也無法真正信任他人,無論多努力始終走不出過去的陰影。

          “在學校得不到任何肯定,還被學校隔離在外,身體明明看著很健康,但內心卻很痛。”

          她曾說有一段時間,生活里感受到最真切的是回家路上匆匆駛過路口的電車車軌的聲響。哐哐哐哐,每次有電車路過,她都會望著駛過的電車,聽著金屬碰撞的聲音,恍惚不已,覺得沖過去后腦海里的所有痛苦都會消失。

          “你知道嗎,被欺負你自己也有問題!

          在校園霸凌事件中,能當即尋找老師和家長來介入解決的例子是少之又少。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的一項調查發現,校園霸凌和暴力行為由學生報告后,被老師認定為校園霸凌事件予以合理對待的情況只占整體數量的不到3成。

          上文中的紗彌在小學時還經常有這樣的想法:是不是被欺負的自己也有問題?好強的她總是不愿將那些被毆打的情況告訴老師和家長,認為這些都是自己的事情“告訴他人很羞恥”。在一次被打時,正好被老師發現,她被叫到辦公室,以為老師會站在自己一邊,但聽到老師這樣跟她講:

          “你平時的態度也不是完美無缺”

          “被經常欺負,是不是你自己也有問題?”

          “就這么點小事情,自己不能忍一下嗎?”

          忍受忍耐痛楚和壓力是日本文化中的關鍵詞,從父母的教育到學校老師的批評,承受痛苦被看做是一種美德。日本歷史上曾有傳說,說曾有一只杜鵑鳥不叫,戰國三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對此的態度各不相同。

          織田信長說:“杜鵑鳥你不叫,我就殺了你。”豐臣秀吉則說:“杜鵑鳥你不叫,我就逗你叫。”德川家康卻說:“杜鵑鳥你不叫,我就等你叫。”最后德川家康統一了日本。

          這被日本人當做“態度決定命運”的經典例子,始終認為遇事忍過去就好了。

          攝影師邁克爾·伍爾夫鏡頭里的日本人在地鐵里忍耐擁擠

          但忍耐卻讓紗彌感覺孤立無援,和父母、老師、同學的疏離感越來越強。

          在一個和紗彌相似的例子里,被欺負的男生曾被班級同學集體孤立了1個月。他曾向班主任吐露自己的情況。但班主任輕飄飄地說了句:“可能是別人給你打招呼你沒聽到吧。

          基本上大多班主任并不會第一時間意識到這可能是一起校園霸凌事件。雖然學校會向老師普及類似事件的辨別和發現方法,大多老師會講:有什么不方便說的可以來找我。但當學生真正去找老師求救時,卻經常被老師無視或當做學生之間的小矛盾看待。

          在這樣的反復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很多被霸凌的學生對家長和老師無法信任。

          “現在伸出援手,

          只為了二十多年后他們不會自殺”

          對于校園暴力和霸凌事件,法國心理學家尼古拉·卡特里埃認為之所以類似事件多發生在十幾歲時,是因為在人成長中這個年齡段對集體的歸屬意識非常強,一旦被發現做出了哪怕一點和集體不符的行為,就會被當做異類看待。也有心理學家認為,這種排除異己的行為,針對的就是集體中那些不“遵從”集體形成的“默契和規則”的人。

          日本公司新人入社式上新員工的統一穿著

          但這些被當做“異類”看待的學生,并不是真正的“異類”或者“怪學生”,他們往往是極為普通的孩子。

          在暴力的壓迫之下,再普通的孩子也會承受不住來自內心和外界的雙重壓力,最終采取極端手段結束自己的生命。

          給人們留下印象的是發生在幾年前的日本大津市中學生自殺事件。

          2011年,一名初中二年級男生被幾名同級生長期暴力欺凌,經常被綁住手腳,嘴上貼上膠布,塞進柜子,家中財物也被同學偷竊,還被逼從窗戶跳下進行“自殺練習”,經受了長期折磨后,這名男生于當年10月11日從自家公寓樓頂跳下自殺身亡。

          事件發生后震驚了全日本,在媒體的一系列調查報道后發現,在男生自殺前6天,校方就接到了該生被同學欺凌的報告,但校方當時卻認為這只是一般的學生打架而已,男生跳樓自殺后,學校也并未將此事認定為校園霸凌事件,始終認為原因“應該出在男生自己的家庭問題”上。

          為了調查大津校園暴力事件,

          學校用調查問卷的方式收集了學生回答,詳細描述了被害者被欺凌的情況。

          事后,當地教育部門和學校老師受到了一定處分,但實施校園霸凌的3名學生和其父母卻始終沒有向受害者家長進行道歉,因為當事人未成年,兩人只是被保護觀察處分,另外一人更是逃脫了法律制裁。

          日本學者齋藤環認為,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們在經歷痛苦之后,真正精神危機才會到來。如果不采取措施,后果是災難性的,學校和家長一定要站在受害者一邊。

          他認為,對于很多校園暴力的受害者來講,心理上的恢復需要三件事:

          “一是來自加害者的道歉,二是處罰施暴者,不處罰僅僅是口頭教育沒有任何作用。三是處理結果一定要讓被害者滿意。

          但從全世界范圍來看,校園暴力事件依然大量存在。全世界13-15歲的青少年中,2人中就有1人在學校或者校外受到同齡人的毆打和欺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一份報告稱,全世界校園暴力的受害者人數總共約有1.5億人。

          根據南方都市報記者的整理發現,在國內過去幾年發生的校園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往往是多人,不少人提出“別人打你,你為什么不打回去”的疑問,但處于被欺凌現場的受害者往往都無力反擊。每年國內審結的校園暴力案件中,有九成案件受害人存在不同程度的傷情,超一成案件受害人死亡。

          施暴者中的大多數都因未成年,經常會被處以行政拘留或者罰款,一些情節輕微的,幾乎沒有受到任何懲罰。而受害者多數則面臨的是長期的心理障礙和痛苦。2017年,廣西北海被同齡人毆打的少女在事后就陷入了嚴重的精神障礙,當事人曾在紙上這樣寫道:

          “頭暈受不了,自尊沒有了等于人生沒有了,就此結束,活著沒意義了,受不了、受不了……”

          參考來源:

          https://socialaction.mainichi.jp/cards/1/58

          https://yomidr.yomiuri.co.jp/article/20190925-OYTET50009/

          https://news.un.org/zh/story/2018/09/1017121

          https://www.guancha.cn/WangWen/2017_09_29_429239.shtml?web

          https://www.msn.com/ja-jp/news/national/

          編輯:Sebastian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