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hhnoa"><label id="hhnoa"><xmp id="hhnoa"></xmp></label></acronym>

      <tr id="hhnoa"></tr>

        <table id="hhnoa"></table>

          <acronym id="hhnoa"><strong id="hhnoa"><address id="hhnoa"></address></strong></acronym>
        1. 為什么說"元妃省親"的歷史原型是乾隆的皇后富察氏?

          原標題:為什么說"元妃省親"的歷史原型是乾隆的皇后富察氏?

          文/麗華心語

          "元春省親"應該是整個《紅樓夢》的一個高潮部分,并且她也是整個賈府最鼎盛的時期。曹雪芹在清朝乾隆年間書寫這部分的時候,大量的回憶了自己年輕時候家族的盛況。"故將真事隱去"才能將《紅樓夢》流傳于世,但是作者又極其渴求后人"誰解其中味?"使讀者能夠理解他的隱衷,揭開隱去的"真事"面貌。書中有兩個情節,寫得既真實入扣,又"不合情理",這就是"元妃省親"與"秦可卿喪事"。"元妃省親"在清代都沒有實例,那么"元妃省親"的歷史原型是誰?

          我是天津人,而且生活工作在天津水西莊這個區域,在閱讀紅樓夢,了解天津水西莊歷史中發現,"元妃省親"的歷史原型應是乾隆的孝賢純皇后。為什么這樣說呢?

          一、"元妃省親"中的細致安排與皇家儀仗背后真皇后。我們閱讀《紅樓夢》第十八回"元妃省親"這一情節時,你就會發現曹雪芹寫得非常真實具體,細節分明,仿佛引導讀者親臨其境。在這幾段文字中脂批很多,在豪華肅穆的皇家禮數中,脂批:"形容畢肖""難得他寫得出,是經過之人也","《石頭記》最難之處,是別書中摸不著","真有其事"。

          在封建集權社會里,"別書摸不著"的,只有皇帝、皇后行動的實錄。此段有一重要脂批:"《石頭記》慣用特犯不犯之筆,真讓人驚心駭目讀之。"曹雪芹敢于將皇室活動"畢肖"寫下來,這種觸犯的寫法令人擔心。而脂批又替作者開脫,這是作者親身目睹之事,并沒有夸張虛構的罪名,真實再現并無錯誤。表明"元妃省親"描寫全部有事實根據。

          "元妃省親"這一情節的生活素材,源于乾隆十三年冬末,孝賢純皇后隨乾隆皇帝東巡時,巡幸運河水西莊盛景。水西莊原是天津蘆鹽巨商查日乾與其子營建的私家園林別墅,興盛于乾隆時期。乾隆十二年十月十九日,為迎乾隆東巡,遷查禮妻李欽墓葬。據《銅鼓書堂遺稿》卷三十一《亡妻李安人遷厝小志》記載:"天子將幸東魯,天津為鳳艒必經之地,于是津之人謂翠華臨幸,不可無駐蹕處,相度地勢,惟水西莊為宜,而吾妻權厝猶在莊北,爰有遷厝之舉。"

          紅樓夢中,賈府為迎女兒元春省親也進行整個準備活動,"自正月初八,就有太監出來先看方向,何處更衣,何處燕坐,何處受禮,何處開宴,何處退息。又有巡察地方總理關防太監等帶了許多小太監出來,各處關防擋圍幔,指出賈府人何處退,何處跪,何處進膳,何處啟事,儀注不一。"

          這段描寫多么細致入微,顯然是以某處私家園林為事實根據的。如果帝、后在自己宮內御花園或宮外皇家苑囿游幸,沒必要有那些禮節,也不用那么繁瑣。很多紅學家和讀者,在"元妃省親"的文字中感到了"元妃"的后面隱藏著一位"真皇后"。最直接的證據,就是元妃省親中的皇家儀仗,儀仗規模超過貴妃待遇,更重要的是公然出現了"一對對龍旌鳳翣、雉羽夔頭",這龍鳳裝飾是帝后的專用儀仗用品,其它給別的嬪妃是絕不能隨便使用的。這一細節不知是作者有意露了破綻,還是無意中將現實中親眼見的帝后儀仗寫入書中。"元妃"的儀仗反映了她的真實身份是一位"真皇后"。這正是作者大手筆高明之處,用一處細節描述達到"泄露天機"的目的,既做到了"真事隱",又能使后人"解其中味"。

          二、脂批點明"元妃省親"原型與歷史記載

          脂批最重要最直接點明"元妃"身份的是一條大膽的批:"文忠公之嬤"。這是在第16回,賈璉、鳳姐談議元妃將要省親,趙嬤嬤說:"這樣說,咱們家也要接大小姐了?"庚辰本在這段旁側朱批:"文忠公之嬤。""文忠公"是乾隆時大學士、一等公傅恒,乾隆皇后的弟弟,顯赫一時,于乾隆三十四年七月去世,死后謚"文忠公"。其家大小姐自然是傅恒之姐----乾隆帝的孝賢純皇后。只有非常熟悉傅恒家人動輒提到"咱們大小姐"這種口吻才能寫下這批語。

          另外,《隨園詩話》舒敦批語中提到:"乾隆五十六、七年,見有抄本《紅樓夢》一書,或云指明珠家,或云指傅恒家。"這兩種說法如此相同,就不是單文孤證了。實際上也只有孝賢皇后才有資格和可能省親,從"文忠公之嬤"這批語和"傅恒家事"來分析,真正能省親的"元妃"的生活原型,應是孝賢純皇后。

          據《天津縣新志》卷首"巡幸"記載:"乾隆十三年二月高宗東巡,三月回蹕。臨幸天津,恩恤長蘆鹽商,詔免次年錢糧十分之三,賞賚軍民七十八以上者。"在水西莊受到盛大歡迎,是否能借機見到親人,史料未詳記,但孝賢之弟傅清一直任天津鎮總兵,在津有住宅及親屬,近年尚發現明義----傅清之子的一束信扎,發現地點就在天津。僅僅一個月,冬去春回,孝賢皇后突然暴死在運河上,時間是三月十一日。正如《紅樓夢》中所言:"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拋。蕩悠悠,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這些舉國上下沸沸揚揚傳播之事,使曹雪芹可以用藝術手法寫成元妃形象。

          孝賢皇后于乾隆十三年冬末,隨皇帝東巡時到過水西莊。為了迎接帝后駐蹕,乾隆十二年水西莊進行了擴建。這次皇室活動是"元妃省親"的絕好素材,也可以解釋作者為何將"元妃省親"一定要寫在冬末,原來這一盛況的原型素材"孝賢皇后巡幸水西莊"就在冬末。

          參閱資料:韓吉辰《紅樓尋夢水西莊》

          【作者簡介】張麗華,女,筆名麗華心語。天津市人,曾從事政府研究室工作;現為天津市紅樓夢研究會會員;散文隨筆曾發表在《天津日報》《渤海早報》《名鎮世界》等報刊。有200多篇文章被各大網絡平臺推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