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hhnoa"><label id="hhnoa"><xmp id="hhnoa"></xmp></label></acronym>

      <tr id="hhnoa"></tr>

        <table id="hhnoa"></table>

          <acronym id="hhnoa"><strong id="hhnoa"><address id="hhnoa"></address></strong></acronym>
        1. 頭號過敏原| 抑郁癥,是時尚界的狂歡與寫照

          原標題:頭號過敏原| 抑郁癥,是時尚界的狂歡與寫照

          顯然,在21世紀的今天,抑郁癥已經算不上什么新鮮事物了。

          無論是上網,還是現實生活,一種“集體抑郁”、“喪文化”的現象都層出不窮。

          在世界衛生組織2017年發布的最新報告中指出,全球抑郁癥患者約有3.22億,患病率4.4%,其中,我國抑郁癥患病率約為4.2%,這對于任何一種疾病來說,都是不容忽視的。

          而大多數人認為,抑郁癥并不是一種疾病,而是心情不好、情緒低落。對于更多人來說,那些自稱自己患有抑郁癥的人不過是在引起注意、無病呻吟。但就算這樣一個不被人所接納的疾病,卻在我國90后群體中有著爆發之勢。

          前段時間,一則關于#90后已經開始立遺囑了#的新聞登上熱搜,據中國遺囑庫官方數據,截至到2019年8月底,全國范圍內訂立遺囑的“90后”已經達到了236人,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18歲。這不禁讓人感嘆,為何生活愈發幸福的當下,年輕人關于“死亡”的概念被淡化了。

          生活在互聯網發達社會的年輕群體,利用互聯網來填補內心極大的空虛,借用媒體互動得到身份認同,同時與他人建立連接。現實生活中,他們扮演著不同的角色,面臨著來自社會各界的壓力,卻無法得到傾訴。根據美國匹茲堡大學調研數據,社交媒體重度用戶患抑郁癥的幾率是普通用戶的2.7倍。

          抑郁癥,對于當下年輕群體來說極具威脅,這是一種常見易復發的心境或情感障礙,極易導致患者走向極端。而直到現在,因為抑郁癥而自殺的人也不再少數,這在娛樂圈和時尚圈內更加常見。

          近日,韓國明星雪莉因抑郁癥在家中自殺,常年接受網絡暴力以及演藝壓力的她終于不堪重負選擇離去,卻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悲痛。

          而雪莉也不是第一個因為抑郁癥自殺的藝人,在她之前,還有張國榮等。這也導致抑郁癥成為了娛樂圈最為頻發的疾病,同時被戲稱“明星病”。

          事實上,抑郁癥已經蔓延至各個角落,對于那些工作強度極大的行業來說,更具有著殺傷力。其中,時尚圈也“名列前茅”。去年,著名時裝品牌Kate Spade創始人Katherine Noel Brosnahan就疑因抑郁癥自殺。

          不規律的生活習慣、快節奏的生活、難以承受的壓力,無法得到回應的求助;失眠、疲憊、失去動力,這讓年輕群體總是抱著消極的態度。而在這種消極態度背后所醞釀出的巨大情感,也成為了時尚圈和藝術圈樂此不疲的靈感所在。

          在Prada 2012創意廣告短片《一次心理治療》中,Prada以冷笑話的形式講述了一個富有女人的心理咨詢經歷。

          身著Prada的女人看起來時髦、精致,并時刻帶著女王范。

          當她開始給心理醫生講述自己的夢境時,心理醫生卻注意到了她的Prada大衣,并起身穿上。

          以心理健康咨詢為背景,結合了時尚與藝術,凸顯出心理健康問題的正面形象。

          在Rhie 2014廣告片《單調的煉獄》中,則是以一個獨自生活的抑郁癥女孩視角,講述了抑郁癥患者內心深處的想法。

          女孩和自己嬉戲,和自己說話,卻認為無拘無束,十分自由。正如短片中的旁白:

          “沒有人會來評判誰贏或誰輸,我可以放心做我自己。”

          “不管有多么愚蠢,多么粗心,多么惱怒,多么脆弱,也無人來打擊我、傷害我、摧毀我或者嘲笑我”

          “這給世界已然改變,或從未出現,未來也或許一樣。但現在,他們把我驅逐出這樣的世界,用不一樣的眼光看我,我要變得更好、更強、更快、更聰明、更性感、更無敵。”

          “這種單調讓我感覺很安全,沒有任何理由讓我逃離這煉獄,這也是為何我堅決將其稱之為‘家’。”

          藝術是人類創意與情感表達發泄的最佳體現,事實上,抑郁的確給了藝術家們無法比擬的創作靈感。23歲的美國攝影師Christian Hopkins在飽受抑郁之痛長達4年后,通過拍攝和后期完成了超現實主義佳作。

          孟加拉國自由藝術家Saba Islam同樣將抑郁癥作為靈感來源,對他來說,這些作品“畫出了我所害怕的,讓我感到寬慰的東西。”

          波蘭藝術家Dawid Planeta利用憂郁、神秘的主色調完成了系列作品《迷你人》,以此來表達抑郁癥所帶來的痛苦。

          這些作品的確讓人感覺壓抑、黑暗,卻實實在在表達了抑郁癥患者眼中的世界。

          但是,將時尚藝術與精神疾病聯系在一起依然受到了極大的爭議與反抗。上個月,在米蘭時裝周Gucci的秀場中,模特Tan-Jones從傳送帶走下來時,舉起雙手向人們展示了“精神健康不是時尚”的字樣。

          “我選擇抗議Gucci 2020春夏系列的時裝秀,是因為我相信,就像我的許多模特同胞一樣,圍繞著精神健康的恥辱必須結束。。。對于像Gucci這樣的大時裝公司來說,將這一形象作為短暫的時尚時刻是傷人和麻木不仁的。”

          坐在秀場前排的女演員Hari Nef也在Ins上寫道:“這次時裝秀以無動于衷的白色系開場,這是蓄意地令人不快:與其說是瘋狂的魅力,不如說是一種挑釁性的屈服提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