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hhnoa"><label id="hhnoa"><xmp id="hhnoa"></xmp></label></acronym>

      <tr id="hhnoa"></tr>

        <table id="hhnoa"></table>

          <acronym id="hhnoa"><strong id="hhnoa"><address id="hhnoa"></address></strong></acronym>
        1. “消失”的醫學院,與中國的“超級大學”

          原標題:“消失”的醫學院,與中國的“超級大學”

          原創: 孫珩 青塔

          在中國,想學最好的醫科,可能得去綜合性大學。

          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結果中,一級學科“電子科學與技術”,評估結果為A+的共有2所高校——電子科技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

          一級學科“石油與天然氣工程”,3所高校獲評A+——中國石油大學(北京)、中國石油大學(華東)、西南石油大學;

          而一級學科“臨床醫學”獲評A類學科的10所高校中,卻僅有北京協和醫學院、首都醫科大學2所醫科大學上榜,其余高校全部為綜合類大學。

          同為行業特色類高校,醫科大學的“看家本領”怎么還拼不過綜合類大學?

          90年代末,當千禧年即將來臨,大部分醫學院校都面臨著一個辦學生涯中的最重大抉擇。

          在這次抉擇中,包括原衛生部直屬11所高校中的9所,以及原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等全國重點大學在內的近80所醫科大學,都進行了合并。

          而今天能夠代表中國最強醫學實力的高校的背后,正是他們的身影。

          ▎合并or不合并

          好端端的大學,為什么要合并?

          在上個世紀末,中國的經濟體制發生巨大轉變,但中國高校的管理體制,仍舊停留在國家集中計劃階段:大多為行業、部門分別辦學并直接管理。

          以醫學院校為例,原有體制下,國家有國家的醫科大學——衛生部直屬高校,省里有省里的醫科大學,市里還有市里的醫學院或醫學專科院校。

          不僅如此,各個產業部門又另設有自己的醫學院校,如冶金系統設有冶金醫學院,煤炭系統設有煤炭醫學院,石油系統設有石油醫學院,林林總總、條塊分割,良莠不齊。

          這一方面直接導致了教育資源的極大浪費,更與醫學院校培養目標的精英傾向相矛盾。

          另一方面,各醫科院校自己也面臨諸多辦學的難處。

          只有學校真正的當家人,才知柴米貴。醫學教育必須要有臨床培訓,且不能一蹴而就。實踐性傾向和較長的培養周期,決定了它需要投入更多的經費。

          而各級各類醫學院校往往面臨著學科狹窄,形式單一,經費短缺等限制,在資源與人才培養上都十分受限。

          在這樣的背景下,90年代開始的合并浪潮中,醫學院校的合并也轟轟烈烈地展開了。

          80年代末,一些地方醫科院校冒著風險首先進行了合并的嘗試。

          1992年,《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發表,大學合并的序幕正式拉開。在隨后的5年間,中國約合并高校70余次,15所醫學院校被合并。

          1998年,“共建、調整、合作、合并”八字方針的指導下,1998-2000這三年間,全國就完成涉及醫學院校的合并23次。

          世紀之交,由于衛生部不再直接管理高校,醫科大學的“國家隊”,原衛生部直屬11所醫科類院校也面臨著艱難的選擇:與當地綜合性大學合并,或者將管理權下放至地方,成為地方高校。

          于是,原衛生部直屬的11所高校中,有8所醫科大學在2000年完成了合并,1所在這一年被劃歸地方管理。

          2001年,中山醫科大學與中山大學合并,劃為中山大學醫學院;2006年,教育部批準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協和醫學院)與清華大學合作辦學。

          至此,醫科大學的合并浪潮基本結束,被合并的醫科大學近80所,9所原部屬醫科高校,及一批雖為地方高校,但同樣實力強勁的上海第二醫科大學、浙江醫科大學等醫學院校一起,被并入綜合類院校,不再獨立辦學。

          ▎“分權”與“集權”

          在許多人看來,諸如原同濟醫科大學與華中科技大學這樣的“聯姻”可以被稱作強強聯合,兩不辱沒。

          而事實上,從學校的實際發展角度,合并后的醫學院也的確獲得了更充沛的資源,這顯然有利于學科的發展;上級部門的投入也有明顯的增多,教職員工的收入福利等都有實質性提高。

          但這種“珠聯璧合”的背后,高校卻仍在經歷合并后的“陣痛”。

          教育部《高教管理工作動態》中提到:“關于合并后的管理體制,大家一致認同實質性合并的原則”。

          所謂“實質性合并”,就是指一個班子、一套機構、一套制度、一個財務、一個發展規劃。一個學校只能有一個教務處、一個團委,更不能有兩個專業類似的院系存在。

          且不論兩所擁有獨立歷史、平行發展的高校在合并后如何獲得文化上的認同,醫學有自己的學科特點和發展規律。強行在短時間內大規模的打亂原有體系,進行全新的重組,把權力集中起來的“實質性”合并,是否真的好于“松散型”的聯合?

          于是,合并后的醫科大學怎么管,成了個棘手的問題。

          一些學校通過分權管理模式,給醫學院(學部)留出了較大的自主權。

          如一些大學在與醫科大學合并后,醫科大學原有各專業學院和管理機構多數保留,與學校校本部的管理服務機構設置基本平行。

          這種管理模式下,醫學部既是學校總體的一部分,又是相對獨立的辦學實體。

          人、財、物等管理權力被統統下放到醫學院(學部),校級管理機構只負責學校戰略導向、發展規劃、校園建設以及制定統一政策,同時負責指導、考核、協調等工作。

          另外一些高校為了更好地利用和配置資源,提高效率,選擇對醫學部進行集權管理。

          在這種模式下,原醫科大學的絕大多數學院、系被分解,重組或調整到其他學院。原醫科大學絕大多數管理機構也被撤銷,原有的管理職能集中到校一級,而醫學院只設有教學、科研辦公室。

          這使得人、財、物,教學科研和管理權力大多收歸至學校統一整合,醫學院的教學、科研、人事、外交等權限被大大削弱。

          除此之外,另有一種集權與分權相結合的管理模式。醫學院設置黨政辦公室,下設各職能部門的派駐機構:人事辦、教育辦、科研辦等,同時設立院務委員會,整個醫學院既是學校總體的一部分,又是相對獨立的辦學實體。

          這種模式下,醫學院的決策機構被撤銷,回收到校級。而醫學院同時保留著相應的執行機構。

          他們負責醫學院教學、科研、人事、學生管理等具體事務而沒有決策權。但可以依據學校的大政方針,就醫學院教學、科研的管理制定相應的發展規劃,擁有較大的自主權。

          ▎“消失”的母校

          高校合并潮至今已經近20年了,曾經擁有輝煌歷史的醫科大學雖然不再獨立辦學,但它們并沒有因為合并而被埋沒。這無疑是一件最值得慶幸的事。

          與北京大學合并后,北京醫科大學有機會直接從北大相關學科的發展中吸收養分,多學科交叉融合的局面得以顯現,為醫學研究新領域的開拓創造了條件。

          合并后,北大醫學部相關重點學科由 9 個增加到22個( 二級學科) 。其中生物學一級學科更成為醫學與其他學科交叉融合的典型例證。

          在 1988 年的國家重點學科名單中,原同濟醫科大學擁有2個國家重點學科,到 2007 年,華中科技大學醫學領域的國家重點學科達到 13 個,其中生物醫學工程作為一級國家重點學科被批準,獲批的二級重點學科也達到12 個,其中的生物物理學更是醫學與其他學科門類交叉融合的產物 。

          2007年1月6日,隨著一聲巨響,原浙江大學湖濱校區3號樓在使用13年后倒下了,原浙江醫科大學校址湖濱校區成為歷史。

          但浙江大學醫學院卻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飛速發展。

          合并后,浙江大學醫學院科研經費不斷躍增,發表SCI收錄論文數也躍居全國醫學院校前列。目前,浙江大學醫學院擁有國家重點學科4個,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和科技發明獎19項,其中包含1項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和1項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上海交通大學的主頁上,原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的前身圣約翰大學醫學院,與上交的前身南洋公學在同一年誕生,一直是2條完全平行的線,直到2005年第一次相交,上海第二醫科大學自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

          05年合并后,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同樣得到了長足的發展。近兩屆兩院院士增選中,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及附屬醫院共產生4名醫學領域院士。

          2019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申請中,上海交通大學獲批醫學類項目631項,居全國榜首。醫學類項目數占全校獲批項目總數的比例超過50%。

          大學合并中,一批學校或者為了謀發展,或者為了不掉隊,用學校百年文化積淀換來了難能可貴的發展機遇,而最大的受益者還不僅僅是他們。

          從近10年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申請情況上看,醫學類項目往往擁有著極高的占比。

          近10年,自科基金醫學類項目數,在復旦大學約占總項目數的53.12%;在四川大學約占44.49%;在中山大學約占52.34%;在中南大學約占49.53%;在上海交通大學約占50.97%。

          這樣龐大的經費數額和飛速的發展,不僅僅來自于合并后的交叉、融合、統一管理,還來源于曾經的上海醫科大學、華西醫科大學、湖南醫科大學、上海第二醫科大學、中山醫科大學等等高校。

          這是一批人只能存在于記憶中的母校,它們與那些今天被人們記住的名字一起,共同成就了中國日漸強盛的“超級大學”。

          原標題:《“消失”的母校,與中國的“超級大學”》

          閱讀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