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hhnoa"><label id="hhnoa"><xmp id="hhnoa"></xmp></label></acronym>

      <tr id="hhnoa"></tr>

        <table id="hhnoa"></table>

          <acronym id="hhnoa"><strong id="hhnoa"><address id="hhnoa"></address></strong></acronym>
        1. 北京保姆:月薪過萬,一步登天的上流生活?

          原標題:北京保姆:月薪過萬,一步登天的上流生活?

          這兩天SO姐看到一個段子:

          “在北京,一個長相普通,初中學歷的中年女人,如何才能一夜住進千萬豪宅,出門豪車接送,帶小孩出入國際名校,在私人草坪上遛純種名犬?“

          “去別墅應聘當保姆就行。“

          這個段子顯然讓人有些哭笑不得,但這看似不切實際的調侃,卻不是捏造。

          如果你能敲開位于北京西山、昌平八達嶺、亞奧京北、潮白河、東部泛CBD核心別墅區里任何一幢獨棟別墅大門,前來開門的阿姨可能都是段子的女主人公。

          于是乎,在這個段子下面,網友們紛紛毛遂自薦,說自己學歷好,還懂英文,會開車,是不是也能當上這樣的“高級阿姨“?

          要是真這么好,那保姆可不成了熱門職業,一入行便可一步登天。

          那這些段子的主人公,她們的收入,她們的生活,真實情況是什么樣的?

          在北京,無論是月嫂、育嬰師還是保姆,多是通過家政服務平臺介紹。

          大大小小的家政平臺,就像獵頭公司,或像是朝陽公園相親角的媒婆,負責給客戶和阿姨們牽線,收取中介費,并簽訂第三方勞動合同。

          在他們的網站上,整齊掛著阿姨們的照片,她們的年齡,籍貫、學歷、職業經驗和證書也都被清晰展示:年齡多是35歲到55歲,來自中國的天南地北,學歷通常只有初中、高中水平。

          細看發現,這些金牌保姆,5年從業經驗已經能夠算得上長,7年以上能被打上“五星推薦“標簽。

          從收入水平看,阿姨們確實每個月拿萬元薪水,贏過北京65%的人。

          打開北京家政服務平臺網站,上面的保姆、育嬰師、月嫂都是明碼標價,保姆月薪是4500-6000,育嬰師6000-8000,月嫂則是8800-12800,但這只是明面上的價格,僅供參考。

          這樣平易的價格,往往就是一塊進入雇主家的敲門磚,就和普通人上班試用期剛過就開始琢磨漲薪一樣,阿姨們通常做兩個月就會開始側敲旁擊,要求漲薪水。

          我問過的所有太太,無一沒有經歷過阿姨要求漲薪。

          這也是讓她們頭痛的事,做的好好的阿姨,帶孩子下樓溜了圈娃,和別家阿姨成為小姐妹,一旦發現對方錢拿的比自個多,轉頭就會要求漲薪水,美名其曰,同工同酬。

          因為找一個合心意的新阿姨成本實在太高,可能在這個阿姨走了以后大半年都找不到合適的人,太太們生怕阿姨當了甩手掌柜,家里孩子沒人照顧,通常也都會答應。

          除了薪水,只要選對雇主,她們確實有可能在生活水平上贏過北京99%的人,成為段子的主人公。

          在北京,住家阿姨即便不需要帶孩子,每天只負責煮飯打掃衛生遛狗,都有獨立衛浴的保姆間,她們不用花一分錢就住進了北京寬闊明亮的房子里。

          而負責帶孩子的阿姨,甚至陪孩子一起住在次臥里。

          我認識一位太太,因為嬰兒床在主臥,為了方便自家阿姨帶孩子,和丈夫挪到次臥住。

          她多次苦笑不得地和我說,懷疑誰才是房子的主人,她和丈夫每天辛苦出去賺錢,房子就是晚上睡覺的地,而阿姨領著工資,每天都在享受著她們家的按摩椅,呼吸著花了幾十萬的中央空氣凈化系統凈化過的空氣。

          阿姨們的日常用品都是雇主提供。有的阿姨到雇主家就背了個包,什么都沒帶,而離開的時候,大包小包滿滿當當的家當一并帶走了。

          在吃這件事上,阿姨們更不會虧待自己。工作日白天家里沒人,阿姨們想吃什么就自己做什么,晚飯雇主如果沒有點名要吃什么,她們會在滿足雇主口味的基礎上,做自己喜歡吃的。

          有些雇主家里阿姨是不和雇主一起吃飯的,她們在給雇主做完飯后就盛出自己要吃的部分,獨自回自己房間吃。也有阿姨和雇主們一起上桌吃飯,用著雇主全套的進口瓷器,吃著同樣的澳洲進口牛肉,談笑風生,儼然成為了家里的一份子。

          除此以外,很多雇主們平日郊游和旅游都是帶著阿姨的,為了方便照顧小孩。

          一位朋友,出國玩都帶著自家阿姨,為了阿姨的護照好看點,方便以后辦美簽。那個阿姨在他們家做了兩年,日本韓國東南亞都玩遍了,今年國慶還剛帶著阿姨去了澳洲,吃了袋鼠肉。

          但是,很多保姆并不是為了享受段子中的生活才選擇當阿姨,很多人做這一行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是她們憑借雙手所能做的,掙最多錢的一份工作。

          可當她們當上阿姨后,就會發現,這份工作帶給她們的,不止是金錢。

          可以說,這份工作確實在一夜之間,就為她們實現了別人奮斗三輩子才能實現的階級躍遷,也難怪著實讓人眼紅。

          然而,雇阿姨和月嫂的,不僅是段子里那種“住在千萬豪宅里,出門坐有司機開的豪車,在家等著阿姨送小孩出入國際名校,在私人草坪上看阿姨遛純種名犬,起居都由阿姨照顧”的貴婦。

          雖然真的有,可還是少數,還是事業女性其實占多數,她們的第一個阿姨往往是月嫂,回去上班后不愿麻煩家里老人,才找的阿姨。

          談起家里的阿姨,無數人嘆著氣和我說:“找阿姨就像是相親。”

          相親難,找阿姨也不容易。

          她們找阿姨的標準,很像婆婆找媳婦的標準:身體健康、講衛生愛干凈、盡責勤快,手腳干凈是最基本要求;普通話流利,有輕微潔癖,燒得一手合口味的菜才能進一步愉快相處。

          就像相親的男人少有合適,帶回家的阿姨,也極少有能夠合心意。

          中介介紹的阿姨,可能連最基本要求都達不到:

          打掃衛生糊弄、衣服洗不干凈是常態,把不能水洗的衣服絲巾水洗已經不算事。

          每天在家里冷氣暖氣開滿,放著水龍頭的水嘩啦啦流也時常發生。

          偷錢偷表,逼得雇主在家里裝監控的事也不少見。

          有朋友家的阿姨,甚至把男人帶到雇主家睡覺,一大早快遞員把門鈴按到樓上的雇主起床開門,到阿姨房間一看才發現。

          而電影中那種勾搭男主人的阿姨也不少見,朋友家的保姆年紀比較輕,一開始覺得帶小孩性子活潑好,而且干活還算勤快就留了她下來。后來發現她每天都化妝,甚至偷抹她的化妝品和護膚品,再后來甚至邀請她丈夫一同喝酒,氣得她當天直接把那位保姆趕出了家門,從此以后不再找45歲以下的阿姨。

          雖然很多雇主都覺得,好的阿姨太難找,對阿姨一些行徑都不去計較,可一旦和孩子相關可就不行。

          我的一位前同事,找了一個據說有過三年照顧孩子經驗的高級保姆,但到了家里了發現手法生疏,甚至需要她手把手開始教。

          沒過多久她家孩子在阿姨照看下玩耍,摔了一跤,頭破血流,嚇得她馬上請假回家,抱著孩子跑了兩個醫院,好在最后只是腦門留下一個深深的疤。在辭退了這個阿姨以后,她不敢再找阿姨,又放不下工作,只好把在老家的母親接到北京來帶孩子。

          所以說,一個阿姨要想真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其實不簡單,除了需要盡心盡責把活做好,還得平衡一個不屬于自己的家庭中復雜的人際關系,管住自己的嘴,最重要的是需要守住自己的心。

          如果是琢磨著做“高級保姆“就可以過上段子里的生活,這份工作是做不來的。

          當然,也有踏實好好干,是真的把這份工作當成一份事業的保姆。

          我們家一開始換了很多個保姆,上述情況基本都發生了,后來朋友家的阿姨介紹了一個老鄉,到我們家一干就干了12年,盡心盡責。

          期間也沒提過漲薪水,都是我媽主動給她漲的,從每個月2000漲到6000。她的每份薪水都小心翼翼地攢著,除了回家時給家人買禮物,我從沒見過她花錢。

          靠著這份薪水,她給老家的兩個兒子和遠嫁的女兒都蓋了新房子,直到她曾孫出世,她便請辭回家頤養天年去了,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

          就像相親最后總會找到一個攜手共度一生得人,很多太太最終總會在淘汰一打心不定的阿姨后,找到一個能夠相持生活的阿姨。

          如今,不少阿姨會主要求周末請假去參加育嬰和月嫂培訓,考育嬰師,催乳師等證書,就為了能夠在北京,憑這份工作站穩腳跟,而也有了跳槽加薪的底氣。

          也有阿姨并不想一輩子當阿姨,畢竟住的是別人的房子,坐的是別人的車,帶的是別人家的孩子,工資也只會隨著行情小漲,不可能出現質的飛躍。

          沒幾個當阿姨的人,真的會滿足于過著一切都掛著別人名義的生活。

          與此同時,這些從外地來北京當阿姨的人,她們常年不在家,甚至過年都回不了老家。

          自己的兒女都在老家給老人帶,而她們靠幫別人帶孩子,成為了家里收入的中流砥柱。她們的丈夫既眼紅她們高額的薪水,又埋怨她們不顧家,“簡直把自己嫁到了城里去”。

          她們深陷在這樣兩難的泥潭里,奮力掙扎。

          她們融不進北京,也回不去老家,成為這座城市迷失的人。

          這份迷失,是上述物質所無法填滿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在线观看免费黄片